产品搜索
产品分类
 
软银连续踩雷P2P 理财者上门“讨债”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20-01-24 12:17   
摘要:2018年12月29日,软银中国投资的宜贷网宣布清盘,又于2019年1月发布兑付方案,称依据此方案,预计需要2-3年,所有出借人才能拿回全部的未偿还本金。 宜贷网是一家待收金额超过40亿元的老牌P2P平台,软银中国正是宜贷网最早的一批投资机构,目前仍为其第三大

  2018年12月29日,软银中国投资的宜贷网宣布清盘,又于2019年1月发布兑付方案,称依据此方案,预计需要2-3年,所有出借人才能拿回全部的未偿还本金。

  宜贷网是一家待收金额超过40亿元的老牌P2P平台,软银中国正是宜贷网最早的一批投资机构,目前仍为其第三大股东。

  当P2P平台无力偿还理财者投资款时,出借人把目光转向了为这些平台提供发展资金的财务投资机构,试图从后者得到赔偿。近期网络流传的图片显示,部分宜贷网的出借者前往软银中国办公室门口“讨债”。

  在12月底发布的“良性退出”公告中,宜贷网称,自2018年6月以来面临内忧外患,大环境恶化,兄弟公司的诉讼波及,供链贷逾期问题,银行存管被要求提前终止,后续备案难上加难。

  “多米诺骨牌一般,一张一张倒下,我们承受着很大的运营压力,不得不正视宜贷网已连续多月亏损的事实。”因此,宜贷网宣布,即日起所有产品停止发标,关闭注册和充值通道。

  1月17日,宜贷网再次更新公告,发布“良性退出‘点对点’兑付方案”,并开展试运营,称依据此方案,预计需要2-3年,所有出借人才能拿回全部的未偿还本金。

  虽然这只是2018年行业“暴雷潮”以来,800多家新增问题平台中的一家,但累计交易总额889亿元、待收超过40亿元的体量,让宜贷网长期居于第三方网贷排名中的前十名,在业内拥有一定的知名度。

  时间倒回2014年年中,在成都举行的签约仪式上,软银中国资本(SBCVC)执行董事周晔与易贷网(后更名“宜贷网”)董事长任海华“签署千万美元级战略合作协议,软银中国资本正式注资”。

  当时发布的一份新闻稿援引周晔的话说,“软银中国非常看好互联网金融行业在中国的爆发性发展,相信这个行业一定会出现百亿级甚至是千亿级的互联网金融企业”,他并称赞宜贷网是“业务少有的覆盖整个金融借贷产业链的互联网金融O2O平台”。

  宜贷网在“良性退出”公告中写道,“在行业蓬勃发展时,软银的投资及背书极大加速了平台的发展”。

  在出借款回款无望的情况下,出借人也颇为无奈地找上了投资方。但事实上,作为财务投资方,软银中国并不介入宜贷网的具体运作事宜。

  宜贷网在清盘公告中表示,“宁波软银(系软银中国旗下的一只子基金)已根据投资协议约定足额支付了对宜贷网的投资金额;其后,因(宜贷网)公司业务发展不如预期,经其(软银)投资委员会决定,没有意愿对宜贷网继续投资,并希望能够转让股份,退出董事会。”

  商业安全工具天眼查显示,宁波软银持有宜贷网运营主体上海易贷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20%的股份,是其第三大股东。

  事实上,宜贷网并非软银中国“踩雷”的第一家P2P。2018年7月,另一家P2P平台付融宝公告称,由于集中出现到期不能按期还款的情形,导致出借人本金不能及时收回;原本的B轮融资计划也被取消,随后平台也开始了漫漫延兑付之路期。

  而工商资料显示,付融宝的主体江苏宝贝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,在2015年12月引入软银中国作为投资人,后者出资550万元,占股5%。

  除此之外,软银中国在互金领域还有有利网、黄金钱包等投资——在投资当时看来,软银中国追逐长夜创业潮流的努力颇为吸引眼球,但这些明星项目却将软银中国在2018年推上了风口浪尖。

  2012年之后的一段窗口期,监管政策相对宽松,对互联网金融企业颇为友好。蓬勃发展的互联网金融行业让众多投资机构看到“钱景”,纷纷入局,投资包括P2P、股权众筹及第三方支付等多种类型的互金企业。

  这些企业的背后,握手重金的风险投资机构频现。宜信拿过凯鹏华盈、IDG资本、摩根士丹利亚洲的钱;拍拍贷接受了红杉资本和光速中国的注资;玖富的背后则有IDG资本、海纳亚洲以及中国信达的支持。

  但2015年事件,“e租宝”成为行业标志性的转折点,监管风向由松转紧,P2P平台频繁暴雷,加之2018年宏观经济转向,“去杠杆”政策效果越发明显,P2P平台失去了往日光彩。一方面,众多P2P或跑路,或宣布“良性清盘”退出业务,另一方面,也有机构加速转型,上市,并通过强力营销试图获得更多客户。

  例如涉嫌非法集资的草根投资,曾拿到了顺为资本、广州基金及华闻传媒的投资;而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牛板金,曾获得春晓天泽的A轮融资。为避免传播,某些投资机构已经将此前投资互金行业的被投标的,从官方网站上撤下。

  谈及P2P暴雷时,华东一家私募股权服务机构向《棱镜》表达了庆幸:他们此前拒绝承接一家P2P机构上市服务的业务,“要不然现在也要被动些”。这家机构拥有自己的基金,投资领域广泛,“就一条,互金行业不碰”。

  然而,依然有机构看好这一跑道,毕竟如果能顺利通过融备,P2P这类牌照仍有其价值。融360旗下大数据研究院的数据显示,2018年互金行业融资规模逆势上涨,合计约156亿元人民币的行业融资规模,较2017年上涨约25%。

  但大多数从业者并不能从这一增长的融资金额中分得半杯羹。一方面,获得融资的P2P企业数量大减,从2017年的44家下降到2018年的17家;另一方面,资金进一步向头部企业集中,网贷平台陆金服母公司陆金所高达13.3.亿美元的C轮融资,占到了2018年行业融资额的70%。

  由于运作出现问题而融资受阻,自然十分正常。例如,付融宝7月15日公告称,因近期将有项目逾期,在主动告知投资方后,投资方担心对品牌产生一定影响,故而暂缓了本次合作。

  而且,即便经过投资机构仔细甄选的被投标的依然可能暴雷。融360大数据研究院的数据显示,2018年已经获得融资的网贷平台中,依然有3家在融资后出现运营问题,它们的融资额为30亿元人民币。例如,投之家6月份刚宣布融资4.09亿元就发生暴雷。
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footer2.htm